网络文学到底该何去何从笔趣阁一个专注盗版8年裂变超1000家小说网站

书评
2020
06/29
06:29
分享
评论
网络文学到底该何去何从笔趣阁一个专注盗版8年裂变超1000家小说网站
 
 
 
 
 
网文作家一般从开始创作,到渐有名气之后,都会忍不住去搜索一下自己书名的词条,看看大家的评价。结果一打开搜索引擎,他们看到了数以万计的盗版搜索结果。
作家难以接受。“这些盗版网站就像是寄生虫一样,喝着作者的血,而他们付出的则是极其低廉的成本,甚至还有盗版网站攻击正版作者,十分猖狂”。
2019年网文盗版造成的损失近60亿。这里面作家公愤最大的就是臭名昭著的“笔趣阁”,侵害作品范围极广,大部分作家都遭遇过被盗版又举报无效的无奈。有知名曾经和盗版方作交涉,最终达成的商讨结果是——盗版方同意盗版章节延迟十分钟发布。“十分钟,很卑微啊!”该作家既心痛又无奈。
作为业内最为知名的一家盗版网站,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搜索“笔趣阁”,可以搜索到69份文书,阅文、掌阅、中文在线等各家内容平台都发起过针对笔趣阁的诉讼,然而市面上仍能看到大量“笔趣阁”命名的网站和软件。
笔趣阁有三个谜:
第一, 这么多正版作品资源从哪里来?
第二, 猖狂多年为何屡打不死?
第三,注册地上百个,遍布海内外,到底背后是什么势力?
 
到底有多少个笔趣阁?
如同博彩网站、游戏的私服、各种三俗的直播与视频网站永远打不干净一样,网络文学背后早已经建立了搜索引擎、广告联盟和盗版网站这条灰色产业链。北京晨报曾报道,一个90后男子在2013年5月到2014年12月的一年半时间内,通过自行搭建并非法采集17k小说等正版网站的内容,刊登百度联盟收费广告,广告收入达到了42万元。只是简单的搭建一个网站,就可以坐收如此巨额的收入,这样一本万利的“生意”让不少人铤而走险。没有人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个笔趣阁,但一定有很多个笔趣阁。
作为业内最为知名的一家盗版网站,第一代笔趣阁早年经过严厉的打击后早已被关停。
然而,目前互联网上仍有大量以“笔趣阁”或类“笔趣阁”命名的盗版站点,甚至套用同一个网站模板。以百度搜索为例,输入“笔趣阁”能够显示出上百家小说阅读网站。
 
同时,在移动应用市场,也涌现出大量的笔趣阁类盗版App,以及某些想要蹭笔趣阁流量的App。
 
根据数据显示,AppStore上顶用笔趣阁名称的App超过16款,以技术手段盗版的小说App更是数不胜数。值得注意的是,在AppStore图书分类免费排行榜中,部分笔趣阁App排名竟然呈现上升态势。
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许多盗版网站竟然还盗版“笔趣阁”的内容。
2018年,中文在线起诉“老子搜书App”的运营公司云上晴空公司侵权17K网站独家原创作品《官网争锋》,在老子搜书App盗版的《官网争锋》,页面中弹出“此书籍来源于笔趣阁”的提示框。但名为笔趣阁的盗版站点有多个,被告云上晴空公司竟无法说清具体链接自哪一个网站——连盗版都不知道自己盗的是哪个笔趣阁。
据不完全统计,以“笔趣阁”命名的盗版网站、软件超过1000家。
 
笔趣阁为何打不死?
面对猖獗的笔趣阁之流,各大原创网络文学平台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多种方式打击侵害原创网络文学作品的行为。
但如何打,打哪里,都是让阅文、掌阅、中文在线们头疼无比的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搜索“笔趣阁”,可以搜索到69份文书,这些“笔趣阁”公司主体散布全国各地,维权成本巨大。“一个盗版网络文学站点倒下的同时,能够裂变出几个新的盗版站点,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曾对于笔趣阁现象如此表示。
近年来,阅文已对“笔趣阁小说阅读器”、“笔趣阁小说阅读榜”、“笔趣阁免费畅读”……多个网站发起诉讼,打掉了令人眼花缭乱的60多个笔趣阁。2019年,经阅文集团维权举报,又一家大规模盗版网站“笔趣阁”(www.bequge.com)被关停,但在近期又出现了一批“山寨”笔趣阁。针对这一现象,新华社曾发文,“‘打不死的笔趣阁’现象令从业者无奈”,该文指出,在笔趣阁被关停后,此后诸多新开设的盗版网站,挂靠“笔趣阁”之名,企图借此吸引盗版用户的关注。在行业维权者看来,打击笔趣阁就像是“打死一个又来一个”的打地鼠游戏。
除了平台正版联盟围剿,国家版权局在“剑网2016”专项行动中通报的一批网络文学侵权案件也集中打掉了一大批专业化的大型盗版平台。
但为什么笔趣阁之流仍然死而不僵,到底是谁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究其原因,盗版文学市场存在巨大的灰色利益,已经形成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
随着网络文学盗版侵权行为由PC端不断向移动端转移,盗版网站通过移动端的搜索引擎、浏览器入口、应用市场等多种形式传播,而后搜索引擎、广告联盟与盗版网站再按照一定比例共享灰色收益。
 
以笔趣阁为例,通过盗版内容和购买搜索引擎关键词、排名等手段获取大量用户,与广告主/广告联盟合作,从而进行广告变现。
有些盗版网站、平台甚至与搜索引擎之间形成见不得的利益输送关系,搜索引擎通过降权手段,将原创文学平台和作品进行降权,提升自有网络小说平台、作品,以及合作的第三方盗版平台、站点的排名。
2006年,UC浏览器因盗版被国家有关部门整治过后,各家浏览器、搜索引擎进入了一段静默期,笔趣阁类盗版站点近乎销声匿迹。
如今,用户已然认可笔趣阁为盗版知名品牌,而且出现大量笔趣阁类站点,这些站点甚至砸钱买竞价排名,让用户第一时间找到盗版。除此之外,不少广告主大量的“包养”盗版站点、平台,也助涨了盗版的嚣张气焰。
 
笔趣阁之流到底有多难打?
在一条完整的、坚实的灰色利益链条下,想要彻底根除笔趣阁之流的“顽疾毒疮”如同打击赌博、游戏私服和三俗站点一样难。
从一开始的盗版站点抓取内容,到现在的搜索引擎、浏览器、论坛、网盘、应用程序商店以及贴吧、微博、微信等多种传播方式,聚合、转码等多种侵权方法相结合,自媒体账号以及H5小程序开始成为盗版网络文学新的集散地。
盗版行为地下化,诸多侵权盗版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均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维权与监管,打击起来十分棘手。比如,某笔趣阁App主体公司注册于深圳,却只是一个空壳公司,从事人员都在境外,想要起诉和打击,没有对象追责。
面对多如牛毛的笔趣阁之流,原创网文平台保护版权,只能以大批量投诉下架来处理,或者起诉一批空壳公司,然而对方不应诉、无回应则是大概率事件。
“如果起诉笔趣阁的空壳公司,法院受理案件,被告不出现,但原创网络文学平台方投入巨大的成本进行盗版取证、原告方权利证据材料制作等以满足诉讼所必要的官方程序和手续文件等,走完所有的公告程序,差不多需要一年时间,耗时过长。”某原创网络文学平台公司法务如是说。
判赔力度方面,虽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均给予网络文学侵权案件更高的关注,并且陆续产生了一批较高判赔的司法案例。但整体网络文学侵权案件的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漫长的诉讼周期,整体上难以给侵权人造成实质压力;与此同时,部分极具意义的规章制度,如“黑白名单”制度等,出台至今尚未涵盖网络文学领域,网络文学领域还需受到更进一步的关注和保护。
“网文盗版维权难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侵权主体身份、住所难以确定,为了隐匿身份,逃避监管,盗版网站通常不会做ICP备案,或者直接将网站服务器按在境外并注销境内备案信息;二是诉讼程序繁琐,且诉讼周期长,需要耗费很大的成本和精力;三是收益与付出不成正比。”掌阅科技副总裁吴迪如是说。
 
总结
在国家层面的有力打击下,大批大型盗版网站被关停。2019年,头部盗版网站“菠萝小说网”被关停。其中公安机关在对“菠萝小说网”的侦查过程中,还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同时经营的其他5个侵权网站,总计传播版权作品超过十万部,点击量近8亿次。
对比往年来看,虽然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连续三年保持走低态势,但2019年下降幅度已然放缓,需要行业保持高度警惕性。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副所长郑璇玉认为:“网络文学如今是很多文化产业增值的来源,盗版会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从创作源头上影响行业的创造力作家。”
产业上下游各方都应该严格自律,共同携手加大对版权的保护力度。同时,读者应该坚决抵制阅读盗版网络文学作品,以实际行动,支持原创。
中国网络文学用户付费模式起于2003年,与海外最早的数字音乐和数字电影付费模式开展是同时期的。然而经过数十年发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付费商业模式的发展普及与海外差距不断拉大,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让人不得不扼守叹息。
 但同时灰色产业带的形成完全是人性的本质,各种被禁止的种种东西,其中都包含着一些被需求,而付费需求确被深深的摒弃。打个比例,美国的游戏全是一次性开始玩付费288美金,而中国的游戏,都是开始玩免费,玩到一定程度开始付费,或者玩不用付费,想变强想变美就要付费。这就是市场人群的不同所带出的不同的习惯。但如果开始算这笔帐你会发现,288美金折合人民币2000元左右,但一旦你深深的玩下去,一个小手游你都可能充值万把块,即使你深深的克制自己,但奈何不住各种各样的付费优惠呀。这跟笔趣阁是一个模式,盗版刚开始不要钱,但等你每天沉浸在上面,所带来的流量,需求所带来的产业链,都是别人赚钱的门路,而你这是个棋子,但国民普遍的都是这种刚开始不要钱就好的心理,忙碌一天了 ,我就像看个小说轻松一下,还要付费,不看了。
尊重版权、保护版权,中国网络文学产业才能走得更远。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神灯阿拉丁资源网为恒宇电脑旗下的一家集互联网综合门户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Magic Leap将参加今年的GDC 2019大会。从演讲讨论到展会现场,你有充分的机会探索Magic Leap One平台,并与Magic Leap开发者关系团队进行交流。日前,Magic Leap发布了一份“Guide to GDC”指南,并介绍了他们的日程计划表。
书评
英国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Rebellion旗下拥有多种电子游戏IP,其中在虚拟现实(VR)行业中以其坦克射击游戏Battlezone而闻名。另一个工作室著名的IP是狙击精英系列。Rebellion正在开发四个新项目,而其中一个恰好是VR项目。
书评
苹果的AR/VR头戴式设备虽然一直未曾露面,但是几乎是铁板钉钉,过去已经传出大量的泄露消息。同时,映维网也发现苹果新申请了非常多有关AR/VR头显的专利,均在近期陆续公布在美国商标专利局。
书评
基于米老鼠的AR图书即将与各位小朋友见面。儿童向AR应用开发商Tigra Live Animations已经扩大了与AR图书出版商Little Hippo Books的原有合作范围,并将纳入授权的迪士尼内容。基于米老鼠的AR图书是Tigra和迪士尼的首次合作。
书评
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Army Futures Command)日前向CNBC展示了所谓的集成式视觉增强系统(Integrated Virtual Augmentation System;IVAS),其中就包括搭载额外传感器的定制版HoloLens 2,如Flir提供的热传感器。
书评

相关推荐

1
3